教育

重庆姑娘在新疆的20万里亲情路社会法制

2019-05-15 01:56: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庆姑娘在新疆的20万里亲情路_社会法制

中新乌鲁木齐12月8日电 题:重庆姑娘在新疆的20万里亲情路作者 程勇 陈巧玲“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这首余光中的诗歌充满浓浓的乡愁,不知道感动了多少人。对于一个80后女孩来说,真实存在过这样一张张火车票,她在这头,母亲在那头。它连接的不仅是一段距离,还是一颗大孝心,一份伟大的亲情。她就是克拉玛依新疆油田公司采气一厂玛河作业区运行四班的张轶,一个勤奋工作,踏实努力的女孩,跟同龄人相比,她除了过于清瘦,并无异处,可实际上她正走着一条异常艰辛的救母之路,其中的泪水、困难,旁人无法感受,只有她知道,她也只能默默承受、坚持、期望。每个月,她都会有一张从新疆到重庆的火车票,有时由于票源紧张,常常连硬座票都买不上,她只能捏着一张站台票,顺着人流挤进车厢,找乘务员补上一张站票,再找个人少的角落,把报纸往地上一铺,随身小包往胸前一搂,就这样靠着冰凉的车厢板焦虑地等待着三天两夜的行程,期望着火车能开快一点,自己能早点回到母亲身边,满心憧憬着母亲的病情能好一点。就这样春去秋来,月复一月,她手中的火车票多了一张又一张,在新疆到重庆的路途上往返了一次又一次,合计里程达100350公里。张轶接受中国采访时说,3年前,她母亲独自在家时突发脑溢血,陷入深度昏迷,闻讯从玛河气田赶回来的张轶还没看到母亲,就先接到一张病危通知单。当时的她才28岁。面对这种不期而至的晴天霹雳,她没有哭,没有惊慌失措,日夜守候在母亲的病床边,寸步不离,每隔两小时给母亲翻一次身,不断用冰帽冷敷母亲出血的头部,整整三十天没洗过澡,没在舒服的床上睡过觉。也许是张轶的至诚至孝感动了上苍,母亲苏醒过来了,没有生命之忧了,但仍有一侧身体不能动弹,意识也是一时清醒一时糊涂。鉴于她们的经济情况,医生建议她带母亲回家,让她自行恢复。但张轶却没这样做,她在联系上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的脑外科专家后,就用轮椅推着母亲登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开始了她的充满艰辛的救母之路。照顾一个瘫痪在床的人有多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这是一件异常艰辛与复杂的工作。张轶每天不仅要隔半小时替母亲挪动下身体的角度,使全身血液流通顺畅;因母亲肢体没有知觉,大小便意识不到,还要每隔一会探手试试看母亲身下垫着的吸水棉是不是湿了;早晚还要给母亲进行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肌肉按摩,使母亲的身体肌肉不易萎缩,母亲的身体没有知觉,感受不到力度的大小,她就把自己当做试验品,反复尝试不同力度的按捏,以确定既让肌肉有酸胀感又不会觉得疼痛的力度。在这条救母之路上,张轶面临的困难远远不止这些,的难题是经济问题。之前母亲在新疆的住院治疗已经花光了她为数不多的积蓄,如今虽说母亲已进入康复治疗阶段,可每天的治疗费用仍需大约5000元,自己的月工资也就四千左右。全交到医院也还欠八九百元,更何况一家人还要吃住,巨大的经济压力沉重的落在她的身上。于是,在重庆期间她做起了临时工,不是在超市帮人洗菜,就是去餐馆给人当洗碗工。就是这么困难,她还买一些口碑好的昂贵的进口药给母亲吃,让母亲少遭点罪。而对自己却是极其吝啬,不仅没买过一件衣服,还理了个像男人一样的平头,以减少去理发店的钱。这么苦这么累,张轶从没有退缩过,一直在默默地坚持着,只为了母亲能陪伴在自己身边。从小失去父亲,跟着母亲扫大街的情景时时出现在她的眼前,母亲就是她的天,她的支柱。尽管现在母亲仍是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但她能认得自己和妹妹,能听懂自己的那声“妈妈”,这对张轶来说已是的满足,的幸福了。(完)

膨润土防水毯
球墨铸铁管厂家
回收西门子模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