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湖南邵东电镀中心被质疑行政垄断

2019-06-13 17:0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湖南邵东电镀中心被质疑“行政垄断”

湖南省邵东县的32家电镀厂业主自今年5月以来多次联名向湖南省环保厅、邵东县政府反映,在当地政府统一政策下被关停车间后,准备进入新成立的电镀中心转型升级的他们却遭遇行政垄断,被硬生生排挤出来。  五金和打火机行业是邵东县的支柱产业,全县五金企业近2000家,年生产能力6亿套,产值达12亿元,年纳税8000万元。全县打火机企业76家,从业人员4万多人,一次性打火机产量占全国的70%,2010年销售额达20多亿元。电镀是五金和打火机制造工艺中的重要一环,为五金产品和打火机风罩进行表面处理,提高产品的亮度和光滑度,因此电镀行业与当地经济息息相关。  成立电镀中心是共识  对于电镀行业的出路,2010年邵东县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和县内五金企业多次商议,还到江浙进行了考察学习。作为布局分散、工艺落后、污染严重的小电镀,取缔是大势所趋,为了转型升级,成立现代化的电镀中心是政府和企业的共识。  作为32家电镀厂企业主代表之一,李旺喜是邵东县远洋五金工具厂老板,数十年在邵东县仙槎桥镇建厂经营,并且拥有自己的电镀厂。在邵东县,像李旺喜这样建立自己电镀厂的五金企业主有30多家。李旺喜介绍,作为历史形成的分散的小电镀企业,对环保有影响,因此对政府按照政策组织关停也是支持的。对于电镀行业的出路,2010年邵东县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和县内五金企业多次商议,还到江浙进行了考察学习。他说,作为布局分散、工艺落后、污染严重的小电镀,取缔是大势所趋,为了转型升级,成立现代化的电镀中心是政府和企业的共识。  为了建立电镀中心,邵东县政府2010年1月5日给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发承诺函。《经济参考报》在邵政函(2010)1号《邵东县人民政府关于关停我县五金小电镀车间的承诺函》中看到,邵东县人民政府表示“为妥善处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我县人民政府借鉴外地经验,拟在县内五金企业相对集中的仙槎桥镇组建邵东县和天电镀中心,将电镀废水集中处理,使之达到国家有关排放标准。该项目的实施将具有较好的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  成达工具制造厂的老板欧阳晓桥说,对于电镀中心的成立,大家充满期待。因为当时政府部门都是说借鉴广东、浙江等沿海地区以及本省湘乡市“两统一分”的模式,即统一建厂房、统一处理污水、分别承租厂房经营。他说,在政府站上,当时县领导也发帖讲和天电镀中心投入生产后,现有小电镀企业、车间将全部搬入电镀中心。[1][2][3][4][5]下一页32家企业被拒之门外  经湖南省环保厅湘环评(2010)165号文件批复,邵东和天电镀中心2011年5月18日建成开业,和天电镀中心坐落于仙槎桥镇清江村,由宁登文联合五位股东共同经营。李旺喜等32家企业主原以为可以陆续搬进电镀中心,但却被拒之门外。  电镀企业主们翘首期盼早日成立电镀中心,却等到了他们无法接受的现实。  经湖南省环保厅湘环评(2010)165号文件批复,邵东和天电镀中心2011年5月18日建成开业,和天电镀中心坐落于仙槎桥镇清江村,由宁登文联合五位股东共同经营。李旺喜等32家企业主原以为可以陆续搬进电镀中心,但却被拒之门外。2011年6月13日,邵东县政府组织联合执法,对境内32家电镀企业进行强行关闭。  在邵阳市政函(2010)41号文件中,明确规定“为确保达到环保要求,保护邵水和资江水质,原则上在邵阳市范围内只设立一个电镀中心,并将取缔所有非法电镀企业”。邵东县32家电镀企业关停之后,因为和天电镀中心拒绝其进入建厂、设立车间,这也意味着整个邵东县乃至邵阳市只有这一家电镀企业。  之前邵东县政府声称的“两统一分”以及宁登文和其他电镀企业协商的资源共享等承诺全部落空,李旺喜等32家企业主认为遭到了欺骗。2011年5月起,32家企业多次联名向湖南省环境保护厅、邵东县政府反映情况。7月12日,邓合情等14名邵东县人大代表也联名向邵东县人大常委会递交了《和天电镀中心经营抬高产品价格 县内五金行业面临倒闭的生死抉择》紧急报告,但一直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在其他电镀厂、车间关闭的情况下,邵东县的五金、箱包、打火机厂别无选择,只能到和天电镀中心加工。李旺喜告诉,和天大幅抬高了加工价格,拿国内广东顺德电镀工业园相比,12寸扳手加工费0.65元/把,和天则要1.0元/把。电镀产品的成本提高了35%至55%,甚至更多。如此下去,需要电镀的五金企业难以生存。  在邵东县环保局8月份提供的《邵东县整治小电镀企业情况汇报》中看到了和天电镀中心的介绍,“和天电镀中心是我省‘十一五’规划环保重点建设项目,是经省环境保护厅批准,邵阳市人民政府承诺建设的全市一家电镀工业中心,是我省已建成的家电镀中心,也是目前国内环境的电镀中心之一。和天电镀中心坐落于仙槎桥镇清江村,总投资1.56亿元,建设总规模为电镀能力260万平方米/年。一期工程于2010年8月17日正式动工,2011年5月18日正式竣工投产。占地120亩,投资8000万元,已建成钢结构厂房1.2万平方米,砖混结构厂房2000平方米,4条环形垂直全自动生产线、2条滚镀生产线和1条环形爬坡生产线已安装生产,每天电镀加工活动扳手能力为40万把,基本上能够满足我县电镀需求。总投资1200万元的污水处理站已正式运转,日处理电镀污水能力为800吨。和天电镀中心采用的全自动加工工艺,较原来的小电镀工艺,减少了原材料的消耗浪费,镀层更加均匀不留死角,提升了产品质量。加工废水经污水处理站处理后,外排废水实行24小时监控,做到了连续稳定达标排放,有效解决了电镀环境污染问题。和天电镀中心提高我县电镀工艺水平,加快了五金产业升级提质步伐。”前一页[1][2][3][4][5]下一页就32家企业主联名反映的问题与和天电镀中心负责人宁登文联系采访事宜,宁登文在中向表示,对于其他企业的反映,和天电镀中心作为一家企业,没有义务为他们的关停以及产品加工承担。  对于经营后抬高价格的质疑,邵东县环保局局长王喜然说,不存在垄断经营的问题,湖南省将在每一个市州建立一个电镀中心,全省将会有14家电镀中心,如果企业觉得这里贵,他们可以到其他地方进行电镀。但是,在邵东县环保局提供的《邵东县整治小电镀企业情况汇报》中,也承认“小电镀企业关闭后,几家没有五金生产、单独电镀加工企业有一定损失,30多家有电镀车间的小五金厂现在产品又到电镀中心或外地去电镀,没有过去方便,生产成本也会增加。”  本地难生存,外地来招商  邵东县32家电镀企业主在向邵阳市各级部门投诉之时,邻近的湘潭市、娄底市却开始筹办电镀产业园并做起了针对他们的招商工作。  企业主们反映,目前和天电镀中心审批的25条生产线只建了4条,远远达不到所有五金企业电镀的数量与工艺要求。同时,县内需要电镀的企业全都面临生产停滞、工人失业、订单违约赔偿,县内电镀企业,每一个企业都有近100万的设备、槽液及相应的原材料,如处置不当,将对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欧阳晓桥说,和天电镀中心无法满足邵东电镀产品需求,邵东县需电镀的主要有五金、箱包的拉链头、圆珠笔头、打火机防风罩等上百个产品,而和天电镀中心只能对活动扳手电镀,日产量也非常低。同时,和天统一电镀与各生产厂家各自的质量要求不适应。华伟公司的桐江牌扳手和东海公司的海扳手均为湖南省着名品牌,工艺制作和电镀要求严格,统一电镀会造成质量达不到要求,会失去品牌和市场竞争的优势。绝大部分产品不能电镀,将导致邵东五金行业大量的外贸出口订单无法完成,将要承担巨额的违约赔偿,前期的投入亦将化为乌有。“同时,也涉及上千名从事电镀的工人,随着30多家电镀企业的关闭,这些工人面临失业。”欧阳晓桥说,“这些工人都是与厂家签订了劳动合同的,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要给予补偿的,他们的安置及补偿是一大难题。”  李旺喜介绍,湘潭湘乡市兆亮电镀中心来邵东招商,优惠条件很多。湘乡市政府主管领导向他们承诺,兆亮电镀中心就是两统一分的模式,只收取排污费、物业管理费等。他说,到湘乡去办厂,成本要高5%至10%,但是比和天还是要便宜一些。与此同时,和邵东相邻的娄底市双峰县更具地理优势,双峰也伸出橄榄枝,表示在电镀工业园区征地费仅为9万元/亩,3年内返税50%。同时,双峰方面表示法人代表都可以在这些企业中产生。李旺喜说,面对当前情况,已经有近20家电镀企业在做外迁的准备。  李旺喜认为,电镀企业外迁,对邵东县当地的箱包、打火机、五金三大支柱产业会有大的影响,这些电镀企业一般是五金企业自己的配套车间,电镀企业外迁,五金企业也随之外迁。前一页[1][2][3][4][5]下一页“两统一分”难实行  外地成熟的“两统一分”难以在邵东县实行,明明是一个电镀工业园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经营的电镀中心。  在邵东县人民政府2010年1月5日印发的《邵东县电镀行业专项整治工作方案》中,看到有如下表述:“为维护我县五金行业的持续发展及经济社会稳定,实现电镀废水的集中处理,达标排放,按照湖南省‘十一五’发展规划对我县电镀中心建设的要求,加快邵东县和天电镀中心的建设进度,确保该项目于2010年10月份建成。同时争取电镀企业早日入园。”  李旺喜说,2010年邵东县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和县内五金企业多次商议,政府组团多次外地考察,调研外省的先进工艺,学习江浙的管理模式,决定在邵东县仙槎桥镇清江村建立一家电镀工业园。李旺喜表示,当初考察时,企业主了解到在广东、江浙一带许多地方对电镀行业采取“两统一分”的模式“统一规划、统一定点,分别按照工艺建厂。”这是李旺喜期待实现的与江浙、广东相同的“两统一分”,也就是说,电镀产业园建好后,大家都入园生产,排放的电镀废水由园区管理者收取费用统一进行污染防治。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江浙等地的电镀工业园区模式已经成型,圈区化管理和污染集中治理的方式已经显示了其经济、社会综合效益。在日前召开的首届全国电镀园区研讨会上,中国表面工程协会向全国同行介绍了江苏省镇江市华科生态电镀园废水处理成果。公开资料显示,这个新崛起的电镀专业园区为了确保混合的电镀废水稳定达标排放,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华科生态电镀园区电镀种类较多,为了处理混排的电镀综合废水,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使电镀废水中的六价铬等重金属污染防控由难变易。在华科生态电镀园区建设之初,就将电镀企业产生的电镀废水分为7种类型,并采用7路管线分流分质处理电镀废水,有效破解重金属污染难题。  据媒体报道,2011年下半年浙江省推进的印染、医化、制革、造纸、电镀等重点行业的污染整治中,其制定实施的环境整治方案,其中电镀行业污染整治方案中就明确“要着力‘打违’和‘治非’,在严厉打击环境违法行为的同时,大力整治非达标排放企业,加大淘汰力度,对污染严重、难以整改和工艺技术落后的小企业要依法进行淘汰;要积极采取搬迁、入园措施,对地处环境敏感区域的污染企业要限期搬迁,加快中小企业入园进度,进行圈区化管理和污染集中治理。”  在广东省,环保部门以严格环保准入和环境监管为抓手,积极促进珠三角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制定更为严格的污染物排放标准,提高产业的环保准入门槛,研究制定基于不同生态功能区的产业环境准入机制;抓好电镀、造纸、印染等重污染行业统一规划、统一定点工作……”  外地成熟的“两统一分”难以在邵东实行,明明是一个电镀工业园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经营的电镀中心。李旺喜说,一件大好事,搞得这些企业怨气重重。前一页[1][2][3][4][5]下一页企业质疑行政垄断  “电镀中心组建过程没有公开招标,为何直接由邵东县政府指定宁登文承办?”“为何只能设立电镀中心,不能引入竞争机制,打破垄断局面?”在采访时,许多业主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这是一种行政垄断。  日前在湖南省环境保护厅看到了湘环评(2010)165号《关于湖南省邵东县和天电镀工业中心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随后就和天电镀中心经营一事进行采访。湖南省环保厅给的答复是,对电镀行业的管理,环保厅倾向于采取特许经营的模式,因此每一个市州设立一个电镀中心,这样也便于管理。一位工作人员说,原则上政府本来只需要制定标准、设立门槛,但是在现实中依赖何种路径管理也是一个问题。对于因为经营抬高价格的行为,他认为地方政府能有所作为,物价部门可以依法进行处理。  对于湖南省环保厅、邵东县环保局的说法,32家企业主的代表表示无法接受。业主代表认为,电镀行业并不同于城市供水、供气、供热、污水处理、垃圾处理及公共交通等市政公用行业,作为政府部门,制定治污标准就可以。所谓的特许经营,必然人为造成行政垄断。李旺喜表示,至于说在全省14个市州可以自由选择电镀企业的说法,太不可思议,跑到外地电镀,本地五金、打火机企业的成本无疑会大大增加。  据了解,就在和天电镀中心2010年获得批复后,东海工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东海也联合其他电镀企业向湖南省环保厅、邵东县政府申请成立电镀中心,但均未得到答复。  业主代表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三十二条:“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不得滥用行政权力,限定或者变相限定单位或者个人经营、购买、使用其指定的经营者提供的商品。”第三十七条:“行政机关不得滥用行政权力,制定含有排除、限制竞争内容的规定。”他们认为,在国家出台反垄断法的背景下,造成和天电镀中心的行政垄断有悖于市场经济自由竞争的精神,剥夺了其他企业公平竞争的机会。   禹志明

前一页[1][2][3][4][5]

微店怎么开通分销
淋巴肉芽肿
西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