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康家唢呐班矢志不渝传承中华文化

2019-03-09 02:26:49

康家唢呐班:矢志不渝传承中华文化

2月14日,在我市2014年春节民间文化展演中看到,舞台中央,5个身穿鲜红演出服、陕北汉打扮的演奏者激情地演奏着,观众将舞台围得水泄不通,悠扬嘹亮的唢呐声赢得阵阵掌声。

这些乐手就是佳县着名的康家唢呐班。康家唢呐历史悠久,闻名榆林、延安和山西省吕梁市等10多个县区,是陕北东路唢呐的重要代表。2013年,由康文善主奏的康家唢呐“老五班”组合,参加了由文化部和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办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以《出鼓子》和《老三鼓》两首曲目荣获“演奏奖”。

历史悠久 世代传承

“康家唢呐有150年以上的传承史,康家是真正的陕北唢呐世家。”康家唢呐班领队、高校博士教师康长青说。

唢呐班主奏康文善老先生今年已71岁高龄,是一名退休教师,他正在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手里的唢呐,“我从小受家庭熏陶,就爱吹唢呐,我们家族组成唢呐班,只为弘扬这种极具地域特色的艺术样式。演奏唢呐是我一生的追求,不管在什么时候,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不能丢,唢呐是咱陕北的瑰宝啊!”

“老五班”是民间对陕北传统唢呐乐班的俗称,由五人组成,分别是上、下唢呐手,鼓、镲和疙瘩锣手。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民族音乐理论家乔建中曾经这样评价说:“康家唢呐‘老五班’那样标本型的乐队,保持了标本一样的艺术形态,展现了陕北唢呐的特色,非常可贵。”

不计报酬 潜心传艺

身处榆林这块土地,千百年来,陕北唢呐早已融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出生、结婚到离世,陕北唢呐都将见证着人一生的悲与喜。“农村几乎每家每户在结婚、去世、开张、搬新家、做满月、办庙会以及举办各种活动时,都会雇一两班唢呐手来助兴。”唢呐班的镲手康文长说。

“我父亲一年的收入是几千元到一万元不等。为了生存,其他成员都另外有自己挣钱的门路,他们演奏唢呐基本都是出于心里深处对唢呐的热爱。”康长青说。

吹唢呐的报酬对康家唢呐班来说太少太少,他们为了热衷的唢呐事业,可以不计任何酬劳。班子里另外一名唢呐手康文利乐呵呵地说:“只要老百姓喜欢,那就比什么都强。”

家乡和邻近地区的红白喜事、正月里的文艺活动、庙会上的演奏等,康家唢呐班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有时一大早就要赶路,唢呐班目前成员的平均年龄在五六十岁以上,真的是非常辛苦。”康长青说,“尤其是下雨刮风天,遇到难走的山路或泥石流,很危险。但是看到乡亲们期盼的眼神和盈盈的笑脸,艺人们就一点都不觉得苦了。”

克服万难 申报非遗

《白云山道教音乐》的编撰者、陕北民间音乐研究者申飞雪,2012年专程前往佳县坑镇梁家峁村,对以康文善为上手的康家唢呐班演奏的适用于红、白事的各种调口的“老三鼓”套曲和牌子曲进行了录音,并对康家“老五班”固定编制中使用的各种乐器的尺寸大小做了记录。他还对主要艺人的从艺经历、代表性曲牌、演奏特点和活动地区等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这已经是康家唢呐班第三次受到外界音乐制作人和研究者的关注了。

“虽然唢呐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面临不少的挑战。”作为人文学者的康长青不断思考唢呐班面临的现状,探求解决的方法。“在旧社会,唢呐手的社会地位极其低下,常常被人们讥笑。我们老家有句俗语:‘吹鼓手家命穷,日子没定匀。’人们定亲都不找唢呐手,现在随着我国文化事业的不断繁荣发展,民间宝贵的传统艺术有了更好的传承条件,但是人们对它的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

据统计数据显示,现代社会80%的年轻人都不听唢呐演奏,而愿意学习唢呐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传统的民间音乐在承受着社会变革下多种因素的考问,因为经济、社会等因素,我们唢呐班的成员变更也很频繁。而人们更喜欢加进电子琴等西洋元素的唢呐演奏,觉得这种形式更显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冷水机
德扑圈游戏开发
跑得快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